欢迎来到商标转让交易网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尚标首页 > 商标转让交易网 > 商标注册申请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_12动漫产业:名著商标遭日企抢注的背后

商标注册申请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_12动漫产业:名著商标遭日企抢注的背后

发布时间: 2017-07-18 09:35:31  阅读()

  商标注册申请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注册商标也是国家的。 国内商标注册流程 一、商标注册一般分为二个步骤: 1、检索 申请前检索的目的:查询是否存在与拟注册商标相冲突的在先申请,以减少申请被驳回的风险。 2. 注册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注册商标的,商标注册申请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_12动漫产业:名著商标遭日企抢注的背后

商标注册申请等待受理通知书发文_12动漫产业:名著商标遭日企抢注的背后

  近年来,在“中国动漫有上千亿元市场”的诱惑下,地方政府和企业纷纷投身这个曾被斥为“小儿科”的领域。然而,面对外国企业的抢滩,我们又慢了一步。

  事实上,“动漫热”不能掩盖产业核心竞争力的“内虚”,很多政府部门和企业远没有掌握这个领域特有的文化、市场规律,尤其不懂得对本国宝贵的传统文化资源进行保护和发掘。哥们儿,画圈的我都占下了……

  近一个时期,国内动漫界的一大新闻是“水浒传”和“西游记”两部古典名著商标被日本企业在中国抢先申请注册。尽管已有中国企业联名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提出抗议,但究竟能否阻止日本人的脚步还难预料。近年来,在“中国动漫有上千亿元市场”的诱惑下,地方政府和企业纷纷投身这个曾被斥为“小儿科”的领域,一项项政策出台了,一个个基地上马了,一笔笔资金投入了。然而,面对外国企业的抢滩,我们为什么又慢了一步?

  国内动漫业“内虚”

  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2017年1月14日发布通知说,日本的巨摩株式会社申请注册“水浒传”和“西游记”商标,用于电脑游戏,并通过了初审。

  此后近3个月,国内动漫企业一度“集体失语”,较早出头说“不”的竟是广东一家服装企业。

  一些法律界人士深表忧虑。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专家廖俊铭说,动漫界对此事的严重后果估计不足———国内游戏公司由名著衍生的网络游戏将面临被诉权益受侵、封杀的危险,“中国动漫游戏业正面临一场大灾难”。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指出,日企抢注的潜在危害远超出商业层面。有人曾经戏言“日本游戏‘篡改历史’,美国游戏‘编造未来’”,假如外国企业编制游戏时对我国古典名著的文化内涵进行歪曲亵渎,并使用合法商标进入国内市场,对中国青少年精神世界产生的不良影响将难以估量。

  值得注意的是,巨摩株式会社对“水浒传”和“西游记”的商标注册申请早在两年前就已提出。而从2002年开始,就有日本动漫企业在我国申请注册了有关“三国志”的一系列商标。目前,日企申请注册的与我国名著相关的游戏商标已达数十个。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直到2017年4月下旬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此次通知期已过,国内一些动漫机构的负责人还不知道有这回事。

  事实上,国人对动漫商机的敏感度并不亚于外国企业。近年来,基于对国内3.67亿未成年人的巨大消费预期,十几个地方政府提出了数年内实现产值上百亿元的动漫产业发展规划,“动漫产业基地”遍地开花,民间资本蜂拥而至,各类动漫节、动漫展层出不穷。

  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动漫热”不能掩盖产业核心竞争力的“内虚”,很多政府部门和企业远没有掌握这个领域特有的文化、市场规律,尤其不懂得对本国宝贵的传统文化资源进行保护和发掘。

  动漫界弥漫浮躁之气

  名著早已存在,为什么本土动漫企业开发利用不充分?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说,我国动漫界缺乏创造型人才。我国已有约2万动画制作人才,不少院校还开设了动漫专业,但基本上是培养画师,很少培养编剧、导演和流程管理人员,这导致国产动漫想像力、趣味性差,与进口动漫相比缺乏竞争力。

  原创能力差是我动漫产业最大的缺陷。目前国内多数动漫企业还停留在产业链低端,主要为日、韩企业做加工。2017年我国动画片产量超过2.9万分钟,可代加工占了绝大部分。

  漫友文化传播机构出版人金城认为,当前动漫界浮躁之气严重,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大量存在,在这样的氛围中,原创能力难以发育成长。

  他说,在人才使用方面,加工车间式动漫企业的典型运作模式是:定一个项目,组织一批漫画作者,每人画一部分。这实际是把漫画家当成打工仔来使用,他们只是完成任务而已。这种模式可以训练出大量中后期制作人才,却压制了漫画家的创造性,形不成高端的创造型人才群。

  在投资方面,很多人只盯着动画片。有些政府领导觉得,动画片一上电视大家就都看到了,他就有了政绩。而有些投资人以为,动画片一经播出就会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与此相关的商品就能卖得好。结果,各地为此“烧钱”不少,经典的原创动漫作品、动漫形象却没有产生。

  动漫市场的基本产业链包括:漫画创作———动漫图书发行———动画片生产———影视播映———衍生产品开发和营销。日、美等国对漫画基础原创环节投入了大量精力,一些动画片之所以能产生数以千亿计的巨额利润,是因为在推出之前经过了充分的漫画市场铺垫,根据市场反馈,不断对人物造型、故事情节进行完善。待成熟时,再推出动画片和衍生产品。

  “中国很多动画片是凭空做出来的。在一些人眼里,中国动漫市场是块大蛋糕,3.6亿少年儿童都在饥渴地等待着,随便做个什么东西就能骗到钱。”金城说,“不肯对基础原创下工夫,中国动漫产业的核心竞争力永远无法提高。”

  各方急寻应对之策

  已经认识到古典名著开发好处的国内动漫公司不是没有,天津神界漫画公司就是代表,它的漫画版《四大名著》海外版权卖出了上千万元的高价,但在国内的出版发行却并不顺利。

  浙江中南卡通公司与神界的处境相似,它的动画片《天眼》受到东南亚市场甚至美国好莱坞的垂青,而国内销售却不尽如人意。

  孙立军指出,不论这些作品是否有不适合国内消费者的事项,出版、播出渠道过窄一直是长期困扰国内动漫企业的难题。电视播出渠道的行业垄断,致使大量动画片生产以后播出难,很多有志于投资动画片的人因此对产品销售前景毫无把握,不敢投入。

  他说,在垄断之下,一方面电视台对动画片的收购价极低,每分钟只有百八十元,而动画片的制作成本每分钟通常要上万元;另一方面有的电视台制作动画片只找自己的“关系户”,自制自播,“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导致一些好作品播不出来,一些质量粗劣的作品却大行其道。

  对于这个事项,孙立军和神界公司总编创陈维东都认为,应该实行制播分离,改变生产者同时又是评判者的现状。

  陈维东说,如今中国动漫产业的春天已经来临,各方面真正开始重视这个新世纪的朝阳产业了,但是产业引导方式还值得商榷。有的地方政府把建设“动漫产业基地”作为推动产业发展的主要方式,而动漫是一个全新产业,不能简单地以传统产业模式去运作。如果引导办法只满足于盖房子、买设备,对动漫产业强烈的文化特征而言,无异于南辕北辙。如果不把引导的重点放在机制上,动漫企业的真正困难还是无法解决。

  记者从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了解到,国内企业在通知期内提出异议,已延缓了日本动漫企业拥有名著商标权的进程。接下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要听取正反两方的申辩,再作决定。

  “这次由日企抢注名著商标引发的传统文化保护事项,政府也应当认真研究。必须看到,动漫不仅是一个能赚大钱的行当,也是一项公益性很强的文化事业,只有创造一个符合时代特点的健康环境,才能引导它发挥应有的好处。”孙立军说。(新华社发)

  重庆动漫业:拖着沉重的翅膀起飞

  记者 高海 实习生 李志峰

  就在国内动漫界为“水浒传”和“西游记”两个古典名著商标被日本企业抢注而闹得沸沸扬扬,业界频频反思的时候,重庆动漫界却对此事显得过于平静———昨天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我市几家动漫企业,真正关注此事的寥寥无几,甚至有两家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尚不知道此事。

  “重庆动漫界对日本公司抢注中国四大名著游戏商标事件的冷漠,暴露了重庆动漫界对这一抢注严重后果的麻木,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重庆动漫界本身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淡薄。”重庆西南商标事务所副所长陈晓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重庆的动漫界为产品形象注册商标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

  “缺少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从长远来看是非常危险的,不过对于刚刚起步的重庆动漫业而言,目前缺少的还有很多。”重庆一位动漫界的权威人士告诉记者,其中缺少资金就是最大的一道难题。

  “动漫业是当今世界上独具魅力、市场巨大的朝阳产业之一。不过,眼看未来数千亿元的市场将被来自国外的动漫产品蚕食鲸吞,而重庆本土的动漫却因为缺乏前期资金而无法启动,这着实令人心急。”有重庆动漫掌门人之称的重庆乐乐熊卡通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炼红这样说。

  另外,目前重庆从事动漫的企业普遍存在的事项是,企业的规模小,有形资产相当有限,而且没有和资本市场打交道的经验。而这些企业的主要领导人要么是有一定艺术气质的创作人员,要么是以前从事其他领域的企业老板,所涉及的面都比较窄,难以应对目前重庆动漫发展所面临的资本瓶颈事项。同时,由于地处内陆,重庆大量动漫专业人才流失全国各地。

  不过,即使面对重重困难,大多数重庆动漫人还是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张炼红认为,重庆做动漫有不错的环境,可以说不缺动漫资源。动漫制作需要的只是一只笔、一张纸和一个鼠标,不选择地理位置,不需要明星,不消耗能源,不要求物流快捷,需要的是创意和人才。21世纪网络的发展,使创意没有了地域局限,动画选择的重点是地域的人才和成本的价格。重庆有厚重的文化基础,历来不缺美术人才,并且重庆的人力、管理、生产等成本较低,在市场竞争上成本价格的控制是成败的关键。

  更令人欣喜的是,虽然是蹒跚学步,但重庆动漫业的第一步已经迈出———

  2017年底,重庆出版集团、少年尚标报社斥资5亿元人民币,在重庆大学城打造了占地300亩,集动漫设计、制作、青少年活动等项目和相关产品开发于一体的国家级动漫基地———重庆卡通动漫基地。在2017年之前,相关投资方将分批投入动漫设计、制作、青少年活动、培训以及相关产品开发项目建设,并形成影视、杂志、书籍等一整套文化产品产业链。

  在《重庆市文化发展“十一五”规划》中,也明确表示未来5年将重点发展动漫游戏业。重庆的目标是:制定全市动漫及数字娱乐业发展规划和扶持政策,设立动漫原创基金,政府推动、市场运作、资本链接“三管齐下”,打造西部领先的动漫及数字娱乐产业基地。

  尽管翅膀尚显沉重,重庆动漫业仍然在关注与期待中开始起飞。